主页 > 生活

长篇小说 ||《辉腾锡勒恋歌》第一章 相逢如约(二)

时间:2019-09-07 来源:袁园是先生

从谈话之间,庆文还得知,秀英是来自老家的一个同乡,家住得离他叔叔家只有四五户之隔。由于十几年来从未回过老家,对她的印象无从找到。但提到他家的大人还想起一些。她的家庭很糟糕,是富农“出身”成份,爹爹现在还被劳动改造,在村里按“黑五类”对待,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她排行老三,名叫秀英,大姐秀梅,新婚后三年丈夫去世,后来改嫁现在的丈夫,是山下一个林场的工人。 二姐秀清,已许配给县城一个木匠。还有两个弟弟,大弟弟在村里放羊,二弟弟上小学四年级。这次上山采蘑菇,就是她大姐夫送上山的,说是下午抽时间来接,再送她回石头沟过中秋节。

“石头沟离这里四五十里路,你为什么这么远来摘蘑菇?”庆文问。她为难地说出了其中的原由。

原来,老家正在搞“四清”远动,一个工作组组长经常到她们家吃饭,这个人是个县林业局的干部,与她大姐夫很熟。由于吃对了她妈做的“羊肉蘑菇汤蘸莜面鱼鱼”,一去就要她妈给做这种饭。可是家里哪有那么多蘑菇。正好来姐姐家走亲戚,住了几天,就想到上山来。

“噢!”庆文有所感慨地说:“那就多采摘一些,回去你妈好做饭。”于是二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朝着低洼的山梁草地中走去。



低洼的山梁芊芊草间,走不远就能看见一圈圈顶出的虚土堆,下面生长着的全是新鲜蘑菇。有的是打了伞的,有的还未出土,鲜嫩洁白的蘑菇,馨香沁脾,味道诱人,其营养丰富,是标准的山珍美味之一。山前山后的人们常常在中秋季节上山采蘑菇,为的是补充粮食的不足,增加餐桌上的美味,特别是蘑菇配以羊肉做成汤,蘸上莜面鱼鱼,又香又可口,是农村家宴上常见的美食,庆文平时也吃过,知道其中的诱人味道。

庆文在前面用双手挖出雪白细嫩的蘑菇递给她,秀英只是弯着腰一个劲儿地往篮子里捡。庆文那只灵巧的手时不时地与秀英那双丰腴如玉的手碰在一起,各自像触电似地缩回去。

他俩大约挖了一顿饭的工夫,小竹篮已满了。秀英兴奋地挺起腰说:“够了,够吃一秋天了!” 望着庆文满手泥土,满脸汗水,秀英说了声:“谢谢你!帮了我的大忙了,我怎么感谢你呢?”秀英觉得这个英俊少年很踏实也很可靠。

庆文怦然心动,说:“别这么客气,这只是小事一桩,我现在也只能帮你做这点事了。我们有幸相逢在这广袤辽远的辉腾梁上,是老天作美,还是命里注定,反正说明我们有缘,真的我要感谢你才对。”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歇息一会儿再回家。大概你也累了,看你满头大汗,还喘着气呢!”秀英随手掏出一块洁白的手绢儿,在庆文脸上轻轻擦着汗,并流露出一分怜惜之情。秀英仔细的观察和细心的体贴,又一次引起庆文的绵绵爱意。但理智告诉他,暂时不能冒失。馥郁的花草香味,沁人心脾。秀英先坐在草地上,庆文干脆躺在草地上,伸展腰肢,眼望着无尽的蓝天和悠悠白云,对秀英深情地说:“让我们尽情地享受这大自然的恩赐吧,我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舒畅过呢!”

秀英则侧身而卧,一手托起秀丽的脸颊,双眼盯着庆文。看着庆文那天真无邪,又特别浪漫的样子,心中十分高兴,说:“这才是我们的世界,自由的世界。你在学校里,被清规戒律束缚得太久了,难得这样的机会放松放松。你看那蓝天白云,惠风和畅,再加上花香鸟语,青春作伴,多么富有诗情画意呀!”

“那你也一样吗?”

“唉---我就没有你这么幸运了!”秀英惨然一笑,显出内心的忧虑。她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担心“四清”运动给她家带来不测。

“你不必担心害怕,运动是大人的事,与我们无关!不管怎么样,我们还处在美好的青春期,要走好每一步,才能顺利度过这一关。

“我已经18岁了,虽然初中毕业2年多,但现在一切还没有着落,不知道今后的路将会走向哪里,才能找到合适的事业和归宿。”

“车到山前必有路,你的前途在等待你去奋斗、去追求,你的理想终久能变成现实。再说,没有哪一个人不经风雨、不见世面,就会走向成功的。只要我们有信心,有勇气,一切困难都是能够战胜的。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沉着应对,用积极的态度面对现实。你年轻漂亮,又有文化,只要努力,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夸赞和看重,谢谢你。我的前途究竟咋样,那就听天由命吧!”秀英再一次表现出无奈和不悦。

一路上,沿着崎岖山路向山下走去,时不时地传来两人的说笑声。

路两旁的大山,起伏延绵,山岚升起,更显得气势磅礴。沟底潺潺流着清泉,好似弹奏的轻音乐,欢快舒畅。

路边的玫瑰花开得十分妖艳,一点也不在乎秋的肃杀,阵阵幽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秀英驻足看了好一会儿:啊,多美的玫瑰花

玫瑰自古就是爱情的象征。庆文心想,是否采下一朵玫瑰花献给秀英,但又觉得时间有点仓促,这种浪漫还不到时候,那样会显得有些突然。随后他想起了陶马斯·穆尔的《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的诗句:

这是夏日最后的一朵玫瑰,

独自开放着;

她那可爱的同伴们,

都已飘然而逝;

没有一朵同族的花,

没有一颗同宗的芭蕾,

来映射她的如霞红晕,

来回应她的嗟惋叹息……

路边的玫瑰虽然好看,但不能随便采摘。庆文向来喜欢花卉野草,所以对玫瑰花有较深的了解。玫瑰属多年生蔷薇科灌木植物,茎干直立多分枝,枝干通体有尖刺,奇数羽状复叶互生,花多为紫红色,也有白粉色的,有浓郁的香味。谁若不爱惜她,任意采摘,不小心,就会刺痛手指。眼前的秀英,极像盛开的玫瑰,是否带刺,不得而知。

情由景生,景随情移,于是他感到一阵幸福。他有幸遇到一位称心如意的意中人,当然幸福,不言而喻。

其实,幸福时时刻刻都会与你侧身而过。从母亲手中接过饭碗,心存温馨,那是幸福;灯下读着朋友的来信,品味友谊,那是幸福;独坐一隅静心阅读,凝神遐想,那是幸福;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谈情说爱,那也是幸福。不同的人对幸福有不同的理解和感悟。真切地感受幸福的温馨,真正品味幸福滋味,深刻体验幸福的真谛,只有用心去发现,幸福就在你我身边。它以不同的形式表现,不因家庭困窘而消失,不因时光流逝而淡去,不因时空距离而阻隔。说实在的,人的短暂的一生,幸福并不少见。但是往往在你不经意的一瞬间,幸福就会被忽略,被放弃,被淡忘。

两人邂逅相逢在辉腾锡勒高原,又相随在这条坎坷的山路上,是心心相映,一见钟情 ,还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两人互相猜疑着,走起路来不觉得丝毫劳累。一晃就走到山下的林场,那里有秀英大姐住的家。

日已偏西,是后晌了。但山下气温比山顶更高更热了。闷热的空气中连一丝凉风也没有。二人脸上汗津津地红光焕发,神采飞扬。“我们回去歇歇吧!“你饿了吧?咱们吃了饭再走!”秀英真切地邀请。

庆文被她的温情所感动,但人生地不熟的,到她大姐家怕人笑话:“还是你进去打个招呼,我们赶路要紧!”秀英急着叫道:没什么,姐姐人缘好,见到你这个老乡亲那还不是喜鹊子登上了梅花树--喜上加喜? 保证喜欢你。再说了,我领回的人她能不欢迎你!?庆文风趣地说:“你喜欢我,大姐不一定。” 秀英急了说:“既是同路又是同乡,你还帮我摘了那么多蘑菇呢;再说还得帮我拖下山,辛苦不说,我回家还有了伴儿了,多好啊!我看你这人背着沙发睡觉--挺可靠 ,还要麻烦你把蘑菇送到家呢!”

是吗?我可靠吗?你不怕我把你骗了?”“哪里话,你看我是个傻姑娘出门--肯受骗的人吗?”秀英肯定地反问。庆文问:“你哪里学了这么多俏皮话?”

“嗨嗨!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庆文生性随和,便不假思索地跟她进了姐姐院子。姐姐家旁边是一条小河,小河两旁长满了大杨树。空气十分清晰。树上的喜鹊欢快地叫个不停。

秀英姐姐秀梅30多岁,因为年轻丧夫,后来嫁给现在的丈夫,觉得有些忧郁,但她很热情。招待庆文坐下后,倒茶让他喝。“好好歇歇吧,可累坏了吧?我给你们做饭吃。”

接着,边烧饭边问起庆文的来历来。可能出于某种戒备心理,详细询问了庆文一番。当庆文说起老家石头沟来,姐姐表现得很激动。“这可是无缘相会不相识,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她说:“前几天我还回过一趟老家,还看见你叔叔婶子和大哥,他们都挺好。因为是响当当的贫下中农,运动也没受制。还时不时地给我娘家送些吃的什么,对我们家很好,不像那些‘积极分子’,净欺负出身不好的!今年又风调雨顺,庄稼长得喜人,马上就要收割了。这次你回老家过十五,百里之外回来团圆,肯定家里亲人十分高兴!”

因为庆文十几年都是在后山故乡过十五的,今年放假5天,他才有幸回老家看看,顺便过个八月十五。

秀英姐谈到,她们有一个亲姑姑,就在后大滩一带,不知近况如何,问庆文知道不知道?庆文忙问:“姑姑在什么村,叫什么名字?”秀英姐说:“姑姑叫板女儿,嫁给后山粮站一个叫张占民的丈夫。”庆文惊喜的回答:“那还是我们的远方表叔呢,住得离我们村三里地的北窖村。现在已当上他们大队的书记了,一家人生活很不错,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在小学上学。”秀英姐听到这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又说:“秀英以后眊姑姑也有了伴儿。

秀英立即觉得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差点跳起来:“啊!那我们也粘上亲了吧!我们可以兄妹相称了。”停了停,若有所思地对庆文说:“不行,不行,不能认你这个表哥!”她好像有些反悔。

“为什么?你又多了个哥哥还不好吗?”庆文打趣的对秀英说。

“那像什么话?我们就要做朋友,不做兄妹!”秀英执意的样子里隐藏着个不小的秘密,在座的人们都能猜得到。庆文觉得好笑,又不敢笑,只好忙说:“那好,就做朋友吧!”

“那你们吃了饭就回去吧,不要误了明天的合家团圆。明天就是八月十五,我也不留你们了!”大姐惋惜地说着,还抹了一下眼睛。在别人家里吃饭,这是庆文的第一次。一直念书总是在家里吃父亲做的饭,虽然清苦些,饭菜简单,但很自在。直到在旗政府所在地的一中念高中集体起伙,也只在食堂打饭回宿舍吃。在生人家里吃饭,感到很不自然,有些拘谨。

在大姐的热情招呼下,他也安心地吃了一碗大烩菜,两个馒头,但他觉得,这是艰难岁月中,第一顿十分香甜可口有滋味的饭菜,比学校的玉米窝头、莜面块垒强多了。

正在吃饭之间,大姐夫回来了。他醉意初露,脸色发红。看到家中来了个不速之客,就问庆文:“你是从哪来的?”庆文慌忙答道:“我是从后山来的,回老家过十五呀,老家也是石头沟的。”他一听说是老家的客人,也就再没问什么。秀英也告诉姐夫:“我回家已有了伴儿了,不劳你大驾送我了,你就安心和姐姐过十五吧!”姐夫答应着:“好,我还正愁抽不开时间送你呢!这不,在咱们村搞‘四清’的鄂组长,今天请我喝酒,还要了解一些咱家的情况呢。”

庆文听到“恶组长,心里想,难道就是那个四清工作组组长吗?怎么姓这么个古怪的字眼呢,是姓鄂的鄂,还是恶心的恶,反正一听这个称呼就觉得有些反感。一种无名的不祥,在心中萌生。因为秀英说过,他经常到她家吃饭,还与她姐夫很熟,这就更引起庆文对他的厌恶了。但是又一想,管他是个什么人,也不与他接触,还怕什么呢?

可是就是这个“恶组长”,后来却给庆文带来灭顶的灾难,令庆文心灵受到的创伤,终身难以愈合。

东边天上出现了一弯艳丽的七色彩虹,好像一座梦中之桥把两座大山连接起来。

已是下午3点多钟了,离老家还有40里的路程。他们告别了姐姐姐夫,立即起程赶路。他俩走在一块,就像红花绿叶,也不知是烘云托月,路边地里劳动的人们,总是朝他俩送来欣赏的眼神,有的甚至忘了手里拿着什么工具,过后才到处寻找。有的干脆直挺挺地拄着铁锹,目送他俩走过去,才返回头来。有个男青年还调皮地做了“Y”形的手势。

一路上秀英无话不说,侃侃而谈,好像一下子成了好朋友一样,拉起了家常。这时庆文才知道,秀英读完初中,因为家里缺少劳力,就辍学了,在村里劳动,能多挣一些工分。她还参加了青年文艺宣传队。她爱好文艺,乡村举办一些喜庆活动总要参加。她出色的表演还为生产队获过一等奖。四清运动开始后,她和村里的姐妹们还积极宣传党的政策和四清的“二十三条”精神,受到公社和大队的好评。只是因为出身“富农” ,担心将来前途渺茫。

夕阳西沉,一抹红霞映红山梁。黑山白水之间,一座小城沐浴在晚霞里。

很快到了卓资县城,市面已经打烊,微黄的灯光从居民的排房中闪烁出来,路上行人稀少,匆匆赶路。但一见到他俩,都投以羡慕的眼光,而后又是啧啧嘘嘘赞口不绝。

一条横贯东西的金属大动脉--京包铁路,将北方少数民族地区与首都北京连接起来。这是民族团结的象征。小镇也是前山与后山的唯一通商驿站 ,当年人们逃荒北上,就是走的这条山路。这里也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相传延绵起伏而又山顶平整的北山就是从前花木兰充军时到过的地方。“朝辞黄河边,暮至黑山头”,这黑山就是现在北山。镇南是一条大黑河的支流,当地人称白水。

白色象征生命的纯洁,黑色象征历史的厚重。一白一黑,虽然反差很大,但它们把这个小县城装点得分外妖娆多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一样对生活充满希望,一样对美好未来抱有期待。这里的人民淳朴,这里的文化古老,这里有醇香可口的五谷杂粮,这里有朴实雄厚的民俗风情。

他俩走进县城火车站,二人站在站台旁,看着就要穿过铁路的火车。进出站的旅客不太多,但都要驻足欣赏这一对“恋人”,有的还说:“真是郎才女貌!”

好一个庞然大物!庆文还是第一次看到火车。他被火车的强大力量和气势所震撼。火车呼啸而过,长鸣的汽笛声打破了县城黄昏的平静。

火车过后,他俩并没有走开。庆文问秀英:“坐过火车没有?”秀英稍有惭愧地说:“没坐过!但是村里的男人们,常常爬上货车,到呼市换玉米面,一篮子鸡蛋能换回一袋子玉米面,一家够一个多月吃了!”庆文感到这里的人们生活还很艰苦,连鸡蛋也舍不得吃。当时人们连白面也吃不上,过年过节也是去外地换几斤,哪有余钱坐火车呢,只能冒着危险爬货车了。

庆文看着秀英遗憾的脸色,心中不觉阵酸楚涌出。守着火车道,竟连火车也没坐过。庆文安慰秀英说:“等咱们的生活好了,何止是坐火车,就是坐飞机,也是随心所欲的事。”

“那你将来干什么?”秀英突然问起庆文的前途来了。

庆文忙说:“将来考上大学,到了大城市,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当一个美术教师或画家!”秀英对庆文的凌云壮志倍感兴奋,“那我祝贺你,好人好运!”

庆文问秀英 :“你打算将来干什么呀?”

秀英坚决回答,“你看我的条件,还不是个搞文艺的吗?”她的那种自信、那种镇静、那种坚毅,都显示在脸上,令人感动。庆文看到地那充满信心的样子 ,总觉得她还是有种难以言表的心里,隐隐约约地没有暴露出来。她虽然很自信,但仍有些许犹豫,过了一会儿,她才路带忧伤地说:“只是┄┄只是什么”庆文随口问道。

“只是花大姐爬在玻璃窗上了——只有光明没有前途了。”停了停又说:“我才念完初中,文化水平不高,要在文艺界搞出点成绩,是很难的!”秀英有些失意,但能看出她的决心是坚定的,她的梦想在心里已经酝酿很久了。

庆文连忙安慰秀英:“不要失去信心,只要肯努力,你凭自己的才华和天赋一定能成功的。”秀英露出兴奋说:“谢谢你的吉言,但愿能如愿以偿。”

接着秀英把她追求艺术理想的一段痛苦经历告诉了庆文。

原来,秀英的文艺梦想是从初中开始酝酿的。她在学校里跟着音乐老师学习歌舞,就经常得到老师的夸奖。再加上从小对着有线喇叭学习广播中的戏曲唱段,很快记住了不少革命样板戏的唱词。参加大队宣传队后,不管是表演唱、演小品,还是跑龙套、穿把子,她都一丝不苟。如今,她是主演队员,主演《朝阳沟》中的银环。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排练,觉得眼界开阔了许多,同时也深感自己的水平有限。所以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宣传队中得到应有的锻炼,如饥似渴地在文艺指导师傅的教导下,不断吸吮文艺精华,从唱、念、做、打等基本功开始学起,刻苦练功,虚心求教。每一段唱腔,都要反复琢磨,对照师傅的示范作比较,找毛病;每一个动作也定要模仿到位。渐渐地她从学戏的成员,一跃成为主角,并常常受到大队的表扬和关注。

然而这个主角并不好当,她深知必须靠真本领。于是,一边登台表演,一边总结经验,结合自己的嗓音特色和身段条件,日以继夜地练习。一年后,她的吐字唱腔和前味很快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

就在这时,一个难得的机遇,使她兴奋不已。县文化局招收乌兰牧骑队员的消息传来,这对秀英来说确实是个绝好的机会,她跑去报了名。

通过比赛选拔乌兰牧骑队员的激烈竞争就要开始了,各公社的选手陆续来到县文化局的会议室。室内气氛严肃而凝重。主席台上就座的领导有十几个,都当评委。文化局长宣布了选拔乌兰牧骑演员的素质测试开始后,接着点名。台下坐着三排整齐的参赛选手足有50多名青年。大部分选手穿着朴素,几乎是清一色蓝色上衣、灰色裤子。也有几位穿的是军绿色套服,头戴军帽。秀英就在这一类中。当点到秀英的名字时,她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应“到”后,又慢慢坐下,脸上露出红晕,显得格外艳丽。坐在台上的评委无不投以惊异的目光。

第一轮测试识谱试唱。前几位的测试中,有的能唱出1、2、3、4、5、6……只是音准不够标准,有几位简直离谱太远,评委们只是互相摇头。第五位轮到秀英应试了。只见她身穿绿色旧军装,头戴一顶旧军帽,但洗得干净整洁,人也显得非常精干,再加上秀丽娇艳的容颜,更使满堂的人们惊讶而互相唏嘘不已。

她抓住的题目是一首《骑马挎枪保边疆》的乐谱。由于她平时最喜欢军旅歌曲,对这首歌曲特别熟悉。她沉着地默唱了一遍,接着大声把乐曲唱下来。评委和选手们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洪亮的掌声立即回响在会议大厅。秀英感到十分荣幸,点头致谢后,转身回到座位上。她心中稍感平静,这关总算过去了。第二轮是测试演唱艺术。这一关秀英心里也有底,因为她平时在宣传队中是数一数二的女高音,唱一首普通歌曲问题不会太大。于是她耐心地听完其他选手的测试,并在心里暗暗对各个选手的表现作出一定的评价。

在这一轮秀英抓住的歌曲是《想念亲人毛主席》。这首歌曲当时在城乡流行很普遍。

秀英同样不慌不忙,成竹在胸。她站在台上不假思索地唱道:

远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捎封信儿到北京呀,革命的战士想念亲人毛主席……

演唱获得异常成功。高昂激越中带着婉转缠绵,洪亮清澈中不失柔和流畅,犹如高山流水跌宕奔放,又像蓝天行云婉约缥缈,宛如春闺诉愿回肠荡气。随着最后的拖腔嘎然停止,场上又一次暴发出轰然掌声。秀英的出色表演又一次博得评委和选手的共同喝彩。

眼看过五关斩六将,测试进行的很顺利,马上就要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艺术梦想的秀英,满以为凭自己的才华和出色的表现能够得到文化局的现场表态。可是,参赛结果究竟如何?还得耐心等待。

经过几次轮番试唱表演,最后文化局同意了她加人乌兰牧骑并让她回去等待消息。这使秀英感到多年的功夫没有白下,心里多少有点宽慰。可是,在她准备去文化局报到之时,意外的事发生了。没想到文化局发来一个令人惊讶的通知:秀英没有被乌兰牧骑录用,原因是政审没有过关!秀英受到了如此意外的打击,心中的酸甜苦辣还能向谁述说。因此她才深感绝望。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将来的前途黯淡无光。于是秀英只好还是留在大队宣传队中。

听完秀英的辛酸讲述,庆文对她的悲惨命运和坎坷人生从心底感到惋惜和同情,并表示要尽一切努力帮助她,去实现那个期盼已久的梦想。

可是如何帮助她呢?庆文想到,她现在最需要的是理解。只有真诚地支持她、安慰她、鼓励她,让她建立起自信心,克服自卑心理,去掉心理上的包袱,然后才能轻装上阵,继续在宣传队中接受良好的训练,将来成功的机会还是应该有的。(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肖宝文:1972年6月出生于内蒙古察右中旗,现为察右中旗第二中学高级教师,内蒙古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毕业。热爱教育事业,曾被评为市级语文教学能手、语文学科带头人、市级名教师、自治区级优秀教师,爱好文学创作,有多部作品见诸报端,曾获自治区优秀文学辅导员奖。

    张捍诚:共和国同龄人,现任内蒙古察右中旗第二中学高级教师,喜爱文学创作,并多次发表过作品。现为乌兰察布市文学艺术协会会员,被聘为北京国学创新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员,曾获自治区优秀文学辅导员奖。



编辑:文杰 图雅

《辉腾锡勒文艺》邮箱:cyzqwl2018@qq.com 

 察右中旗诗词学会邮箱:zqscxh2018@qq.com

 投稿热线电话:0474-590201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