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

语言抱力 | 吐槽功力逆天的,竟是一群日本老人

时间:2019-09-17 来源:袁园是先生

你有没有想过

如果爷爷、奶奶是文艺青年+流量网红

会怎样呢?


日本就有这么个活动

让老人们写作自己的“老后生活”

他们书写着死亡、衰老、惜别

也写出了暖中有泪和感悟智慧



说到日本诗歌,你会想到什么?


大部分人都会脱口而出“俳句”吧,因为松尾芭蕉和他那首《古池》实在是太有名了:


闲寂古池旁,

蛙入水中央,

悄然一声响。


自从认识这首俳句,我就反复诵读,像拧毛巾般希望滴出点体会,却总找不着奥妙所在……实在是感觉咱唐诗标题的水平都比这个高不少呀。


愚钝如我,只好网上乱查,发现人家都是这么评论的:“表面上是无休无止的静,内面却蕴含着一种大自然的生命律动和无穷的奥妙,以及作者内心的无比激情。飘溢着一股微妙的余情余韵和一股清寂幽玄的意境。”


真好,不看出处以为是宗教体验营总结报告呢。


于是,彻底放弃了。直到前两天我发现了另一种叫“川柳”的日本诗歌,这一比较,简直是一见倾心,乐趣无穷。


虽然也是17音表达、五·七·五(5个假名、7个假名、5个假名)排列,川柳却针砭时弊、调侃讽刺,是日本段子手们的最爱。比如由日本第一生命保险公司举办的“サラリーマン川柳コンクール(上班族川柳大赛)”,每年都会从全国征集幽默诙谐的川柳作品。另外还有御宅族川柳、厕所川柳、吃货川柳,以及即将谈到的银发川柳。


银发

川柳


前两天看到一组日本老人家写下的“银发川柳”,篇篇读完,很有感触,又去细细品味了一番,设想如果我已耄耋,会有这种心态和三观吗?


比如他们可以用调侃的语调感悟衰老与死亡:

防漏尿垫

吸走了我的地位

也吸走了我的尊严

贺卡今年若不寄

瞧着吧

必被当作已归西

我喜欢的是

比我年纪大的女生

但是已经没有了

比起打鼾

老头子安静下来

才让我担心

“你们别这样!”

睡个懒觉醒来

我发现家人在确认我的脉搏

热热闹闹同学会

吃完饭

变成药品介绍会

我终于

还清了房贷

然后住进了养老院


也有生活中的种种趣事,一点也不难堪,反而有种“缺着牙乐哈哈”的愉悦:

旅游观光

比起看风景

更关心厕所在哪里

为了找宝可梦(pokemon go)

四处走动

我终于被亲人给找到带回家了

侧耳倾听听不清

赶紧的

跟着旁人讪讪笑

正睡着觉

被关心我的家人叫起来

提醒我吃安眠药

翻动iPad时

总要习惯性舔下手指

孙子怒了


当然也少不了这样温情的画面:

死老头笑我粉厚

你看你

头顶毛少难御寒

“衰老之后的未来”

就是

牵起彼此的手

互相成为彼此的拐杖


以及人间百态、五味杂陈之感,说不出来,堵着:

听到电话里的“把钱拿出来”

心里一惊

仔细一听原来是儿子啊

刚放下心来

电话挂了

回过神来忽然发现

自己年龄已经

比自己妈妈都大了

听到门铃

挣扎着走到门口

门口贴着一张

“给不在家客户的留言”

“快跟上来啊”

总是这么对我说话的妻子

我马上也要,跟着她去了



有些伤感,对吧?


可我恰恰喜欢这种言之有物的伤感。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精神世界被填满了各种极致的情绪,情感指数很轻易地就从0度直达沸点:听歌前,欢快无比,世界亮晶晶的;一首歌后就阴云密布,恨不得立刻找到个肩膀哭Ta一身相思泪。


我一直认为日本的审美中有种追求伤感的倾向。到不了难过,也绝谈不上平静:它介乎于很多维度之间。


比如一片樱花的落下。


离开枝头那刻,心跟着倏然一紧,凝神、调息、聚精会神;


飘然旋舞之际,全然的美艳、全然的灵动;


落地一瞬,心中有巨物随之落下,仿佛那声寂静的接触,带自己走进了某种不可名状的薄雾,然后想到了死亡、来生、珍惜当下。


一片樱花落下,从静观到狂喜再到自悲。而整个过程,即为伤感。


伤感是有美感的。


“我好想她啊。老天爷你不长眼,应该换我去死!”这是伤心不已,直至撒泼。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是伤感。


伤感是有质感的。


撕着花瓣开始数“爱我、不爱我……”这是演给自己的粗鄙真人秀,沉浸在“爱”中,比得到爱更重要。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爱上一个人,竟会去钦羡树木与山石,这是伤感。


伤感是有深沉感的。


孩子难过会哭,成人难过会哭不出来。孩子会伤心,成熟的人才会伤感。



回过头,再看那首《古池》,突然有些了然。


不同版本的诗句已读过百次,唯独忘了看看题目:古池。


青蛙入水,瞬间便声音消无、涟漪褪去,仿佛一切未曾发生。


可古池中就有了活物。从此,今昔、彼此、新旧、时空,甚至你我,均随着一声“扑通”跃入深潭,再不起分别。这一瞬,万千世界。


也许,真得到了能写“银发川柳”的年纪,才会懂得这种闲寂与伤感的统一吧。


岩松老师二十多岁就说过“渴望年老”,其实我也是。不过白老师是想多在老人身上学智慧,我单纯就是好想退休呀……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