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

酱香通鉴|西汉亡于汉哀帝的政治天赋太高

时间:2019-09-08 来源:袁园是先生

衣赐履按:哀帝刘欣二十五岁逝世,而时年七十一岁的太皇太后王政君身体还是杠杠滴,一口气能跳三支广场舞,这才给王莽篡汉提供了机会。某种角度看,刘欣死,西汉亡

《汉书》著者班固对刘欣的评价是:哀帝从为藩王到被立为太子,文辞博敏,幼有善闻。目睹成帝时爵禄尽入王家(王政君家族),权柄转入外戚之手,所以即位之后屡诛大臣,意图加强君主的威严,以武帝、宣帝为榜样。哀帝生性不爱声色,有时看看角力之类的游戏。他很早就患有瘘痹之疾(不晓得是什么病,但肯定是要命的病),以后逐渐加重,从二十岁起当了六年皇帝就去世了。可惜啊!

虽然刘欣的个人爱好比“不爱声色”更为生猛,但班固的评价还是比较中肯的。今天,我们把刘欣捋一捋,西汉部分告一段落。

聪慧好学,可以横扫中华诗词大会

成帝刘骜四十多岁了,还没儿子,当时与他血缘关系最近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弟弟中山王(首府卢奴,河北省定州市)刘兴,另一个是侄子定陶王(首府定陶,山东省定陶县)刘欣,他打算从两人中选一个继承帝位。前9年,刘兴和刘欣到长安朝见。刘兴只带了亲王师傅,而刘欣则把亲王师傅、封国宰相和中尉(宰相主行政,中尉主军政)都带来了。成帝刘骜就问刘欣,带这么多高官过来干嘛。刘欣从容回答,大汉法令规定,诸侯王朝见天子,可以由封国中官秩在二千石的官员陪同,而师傅、国相和中尉都是二千石的官员,因此带来。刘骜觉得刘欣回答很得体,就有心再考一考他,让他背诵《诗经》,结果,刘欣不但当当当背得很熟,而且解释得也头头是道。刘骜心下甚喜。

酱香通鉴|西汉亡于汉哀帝的政治天赋太高

【刘欣的诗词水平,至少得这个水平】

衣赐履说:实际上,诸侯王到此时早就对封国的具体事务没有发言权了,但是定陶国师傅、国相、中尉组团陪同刘欣到京城朝见,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我猜应该是为刘欣的帝位之路集体公关。

另,刘欣既能背诗,又能讲解,怎么着也得是中华诗词大会嘉宾的水平。读不懂《诗经》的亲们不必懊恼,你看,汉朝人也读不懂,也得有人讲解,呵呵。

另一天,刘骜碰到刘兴,就问他,你只由师傅一人陪同前来,有什么法令根据?刘兴被问懵了,说不出个所以然。刘骜再让刘兴背诵《尚书》,也是张嘴结舌。哥儿俩一块用餐,刘骜早就吃完了,刘兴还在闷头苦吃,直到吃饱才放下筷子。吃完起身,袜带松开了,他还不知道。

酱香通鉴|西汉亡于汉哀帝的政治天赋太高

【没有松紧带,确实有点麻烦】

刘骜心中的天平,向侄子倾斜。

很有政治天赋

我们前面讲过,刘欣的祖母傅太后,绝对是一流的宫斗专家,有很丰富的斗争经验和很强的拉帮结派的能力。在帝位继承上,刘欣虽然略占上风,但也并非板上钉钉。傅老太陪着刘欣朝见天子期间,广泛联系当朝要员和贵戚,重点突破皇后赵飞燕、昭仪赵合德、大司马王根,一方面送礼,一方面许诺,为刘欣成为太子打下坚实的人脉和舆论基础。这些人轮流在刘骜面前称赞刘欣,坚定刘骜立刘欣为太子的决心。就在本次朝见期间,刘骜亲自为刘欣主持加冠礼后送他回国。明年(前8年),刘骜召十八岁的刘欣入京,立为太子。

刘欣是傅太后一手带大的,耳濡目染之下,对政治很有自己的见解。前7年,刘骜逝世,刘欣即位,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不动声色之间,包括大司马王莽在内的、太皇太后王政君家的外戚全部收拾干净,显示了高超的政治手腕,我们不再多讲,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详拙文《汉哀帝祖孙唱双簧,王政君外戚全出局》。

值得一提的是,刘欣在清理王氏外戚的同时,开始任用祖母傅家和老娘丁家的外戚,傅、丁两家在一二年间迅速崛起,加官封爵,显贵一时。但是,刘欣与刘骜的不同之处在于,刘骜放任外戚攫取权力,而刘欣虽然给他们官位爵位,但并不太赋予他们太大的权力。傅、丁两家外戚的权力,与当年老王家的权力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更绝的是,等到祖母傅老太和老娘去世后,刘欣把傅、丁两家的外戚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基本上,这个二十岁出头儿年轻人,把权力全部收回,重建了皇帝的权威。

酱香通鉴|西汉亡于汉哀帝的政治天赋太高

【好一对郎才郎貌的神仙眷侣!】

另外,政治能力还有一个重要指标:能不能忍。刘欣能忍。前7年,四月八日,刘欣十九岁,继皇帝位。我们在《断袖之爱:汉哀帝的断背山》一文中分析过,刘欣喜欢男宠董贤,肇始于当太子的时代,但真正开始宠幸,则是在当了皇帝两年、权力完全收回、地位巩固之后才开始的。我们说,最原始的欲望是最强烈、最不可抑制的欲望,刘欣在十七八岁的年级爱上董贤,二十岁之后才开始表白,这份儿克制力,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

有谁见过早恋的少男少女,会主动断绝来往?呵呵。

也曾尝试过一系列改革

西汉在昭帝、宣帝时代,出现一个所谓的昭宣中兴,或者叫昭宣盛世,然而,经过元帝、成帝四十余年“努力”,国力不断衰退,土地兼并严重,自由民大量沦为奴仆,加上天灾不断,社会矛盾越发突出,农民起义的记录开始不绝于史书了。

刘欣掌权之后,这些问题可能就摆上了议事日程,在官制、土地制度、奴仆制度、货币制度方面,都有所涉及。

1.官制的钟摆式改革

早在成帝刘骜时期,廷尉(司法部长)何武认为,古代行使三公制,即行政、军事和监察的首长分工负责,地位相当,而现在的宰相才能比不上古代,却一个人独兼三公主管的事务,所以国家老是治理不好,因此,应该重新建立三公官职。

前8年,刘骜赐曲阳侯王根大司马印信绶带,设置大司马官属,取消骠骑将军官职(柏杨先生注:前119年,武帝刘彻恢复大司马,仅只是一项最高荣誉。前67年,宣帝刘病已恢复大司马,仍是一个空衔,无权无责,没有印信、绶带,也没有官署。本年,才发给金印和紫色绶带,设立总部,骠骑将军的权柄全被吸收,没有存在的必要);任命御史大夫何武(已由廷尉升为御史大夫)为大司空,封汜乡侯。

大司马、大司空的俸禄都增加到与宰相相同,使三公结构齐备。

不久,宰相翟方进、大司空何武奏称:

《春秋》所昭示的大义,是用尊贵者治理卑贱者,而不是让卑贱者控制尊贵者。刺史的职位低微,却能够督察二千石官员,显然违背大义。我们请求撤销刺史,另行设置州牧,以合古制。

本年十二月,刘骜下诏撤销刺史,改设州牧,官秩二千石。

衣赐履说:此时,汉朝政府将疆域划分为十三个州,每州包括若干郡或封国。每州设一名刺史,对州内的郡、国有监督权,没有行政权。刺史虽然品秩不高,但属于京官,又有监察权,故各郡、国的二千石级官员,对这帮监察官也颇为忌惮。改刺史为州牧,相当于在各郡、国之上,又设了一级行政机构,不光对郡、国有监督权,理论上也应有行政权。三国时刘表做过荆州牧,刘备做过豫州牧,其官制来源就在于此。

可是,很多人认为,从古代到汉朝,很多情况都已经变了,设立三公,对治理国家并没有什么益处。

前5年,时任大司空朱博上奏说:

以前,从郡守和封国宰相中,选拔出优秀的,可以定为中二千石(中二千石是二千石品秩里级别最高的,打个比方,同样是局级干部,待遇差别可能不小,比如,有领导岗位的正局、副局,还有非领导岗位的正局、副局)的高级官员。再从这些人中物色御史大夫的人选,能够胜任御史大夫的,则可以晋升为宰相。这样晋升官位有一定的顺序,目的在于尊崇圣德,加重宰相的权威。现在中二千石的官员,没有经过御史大夫这一级,就直接被任命为宰相,权威不够,影响政府的执政能力。我认为,大司空官职可以撤销,重新设置御史大夫。我虽然现在是大司空,但只要改制,我愿意担任御史大夫,作为百官表率!(三公的俸禄都是一万石,而御史大夫要低得多,具体数字我忘记了,抱歉哈)

刘欣批准。四月,废除大司空一职,拜朱博为御史大夫。

随后,朱博又上奏说:

汉家旧例,设置十三州部刺史,官秩虽低,但奖赏丰厚,前程远大,因此人人勤勉,乐于进取。前几年,撤销了刺史,改设州牧,品秩为真二千石,官位仅次于九卿,九卿一有出缺,便由州牧中排名靠前者递补。这样一来,州牧中的才干平庸者,则只求苟且自保,不肯得罪人,他们督察各郡、各封国的功效就会逐渐丧失,奸邪不轨的行为就无法禁止。我请求撤销州牧,还和从前一样设置刺史。

刘欣批准。

然而,到了前1年,五月,刘欣临死前,再次建立三公官职,并且改宰相名称为大司徒。

可见,在成帝和哀帝时期,官制有如钟摆,一忽儿左,一忽儿右,反映出行政能力的弱化和无所适从。

2.土地和奴婢改制

早在武帝刘彻时期,大儒董仲舒就曾建议:

秦国采用商鞅之法,废除井田制,人民可以自由买卖土地,时间长了之后,富者的田多到一望无际,而贫家没有立锥之地,贫富悬殊巨大。我们现在虽然很难一下子恢复井田制,但也应该做一些弥和贫富差距的工作。应限制人民占田的数额,将多余的土地补给不足者,堵塞兼并土地的途径。取消奴婢,撤销主人可以随便杀害奴婢的特权。减少赋税,减轻徭役,使人民得以休息。然后才可把国家治理好。

武帝没理董仲舒。

酱香通鉴|西汉亡于汉哀帝的政治天赋太高

到了前7年,刘欣即位后,左将军师丹提出建议说,连续几代的太平盛世,富有的吏民家产数目达数万万,而贫弱的人却愈加困乏,应该略为限制一下占田数额。

刘欣让大家讨论。宰相孔光、大司空何武上奏,请求:

从诸侯王开始,诸侯王、列侯、公主占田各定限额。关内侯、官吏、庶民占田都不得超过三十顷。奴婢人数不得超过三十人。期限定为三年,三年后有违犯规定的,财产没收入官。

这一来,田宅、奴婢的价格大幅下跌,皇帝贵戚和天子的亲信都感到对自己不利,集体反对阻挠。结果,这次改制根本进行不下去,刘欣见阻力太大,就干脆叫停。

大家注意,这项土地和奴婢制度改革,提出建议的是宰相和大司空,王莽时任大司马,却并没有发言。然而,等王莽当了皇帝之后,对土地和奴婢制度的改革措施,与这次改革没有区别。故,后世有人认为王莽进行土地改革、奴婢改革是某种开创性的举动,甚至带有“社会主义”色彩,实在是胡说八道。刘欣发现改制的反弹太大,因此放弃,说明刘欣不是一个特别雄才大略的皇帝,他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没有硬着头皮上,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可以说是百姓之福,因为,他至少不会把事情办得更糟。

3.币制改革

前6年,有人上书说,古代用龟甲、贝壳作为货币,而今改成钱币,小民因此贫困,应该改变货币。

刘欣把奏章交付主管官署讨论,主管官员都认为,使用钱币的时间已很长,难以仓促地改变。

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酱香通鉴|西汉亡于汉哀帝的政治天赋太高

【贝币。不晓得币值怎么确定】

史书记录过于简略,让我们看不出内在的逻辑性,也分析不出古代用龟甲、贝壳作为货币,为什么小民就不贫困。主管官员认为钱币使用时间很长,难以仓促改变,并不是认为前者说的不对,而是改起来太麻烦。作为国策的制定者,这些人说的话实在是有点不着调。

刘欣实际上没有进行币制改革,而王莽却扎扎实实搞了,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我们到时再讲。

走马灯一样的公卿大臣

刘欣登基之后,也许出于政治的需要,也许出于个人喜好,大规模更换官员。前7年,四月,刘欣继皇帝位,前1年,六月,刘欣逝世,我们捋一下这六年多里的三公哈:

宰相:孔光——朱博——平当——王嘉——孔光

一共是四人、五人次,平均每人任职一年多,平当任职的半年时间都在生病,一天班儿也没上过,相当于政府没有首脑。

大司马:王莽——师丹——傅喜——丁明——傅晏、丁明——丁明——韦赏——董贤

一共是七人、八人次,中间一度傅晏、丁明同为大司马。

大司空:何武——师丹——朱博(任期内改为御史大夫)——赵玄——平当——王嘉——王崇——贾延——孔光——何武——彭宣(任期内恢复为大司空)

一共是十人、十一人次,两头儿是大司空,中间有几年是御史大夫。

除了三公,前、后、左、右、卫、骠骑等各种将军也换如走马。

之前有读者反映,看我这一段写得很乱,好些地方都看不大明白,实际上,确实乱,不管刘欣是出于什么目的更换这些三公官,显然,没有哪一个人在哪一个位置上有足够的时间来行政,我们不需要考虑宫斗的内耗,只看这个任职表,就知道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政策可以稳定地加以执行。政策、制度不具备连续性,那么,执政的效果如何,就很容易判断了。

没办法不迷信,逃不脱的宿命

历代帝王,鲜有不迷信的。我以为,迷信的基础是对未来的不可知,以及对现状的不可控。强悍如秦皇汉武,一生迷信,想要成仙,然而都失败了,但是后世的帝王没有哪个不追随他们的脚步。刘欣本来并不是特别相信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但是他作为年轻的资深病号,一直半死不活的,在医药无功的情况下,也尝试接受一些不着调的建议,比如,大赦天下,更改年号,还把计时漏器的刻度改为一百二十度(具体方法不了解),甚至改自己的称号为“陈圣刘太平皇帝”,然而,这些举措毛用没有。到了前5年,刘欣因为卧病在床,把过去刘骜时代曾祭祀过的各种神祠全部恢复,共七百余所,一年之中,祭祀的次数达三万七千次,妄图通过祭祀,让祖宗保佑自己恢复健康。然而,依然是——毛用没有。

迷信的事,说起来荒谬,但人人都在做,刘欣们如此,我们现代人又有谁能摆脱?

酱香通鉴|西汉亡于汉哀帝的政治天赋太高

【天命乎?二十五岁的青年,活不过七十岁的老太】

总体上看,刘欣虽然不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但以他的政治天赋,守成则没有问题。然而,世事就是这么吊诡,西汉王朝的灭亡,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刘欣的政治能力太强。正因为刘欣把所有外戚、大臣的权力收回到自己的手里,而他又没有继承人,导致他突然死亡的时候,一下子形成了一个政治真空,为太皇太后王政君再度取得权力、西汉终结者王莽平地擢升为大司马,扫平了一切障碍。我们不妨设想,如果刘欣的岳父傅晏还是大司马,作为皇后的父亲,完全有能力和王政君一较长短,西汉政权未必就这么毁了。

刘欣的谥号为“哀”,谥法规定“蚤孤短折曰哀,恭仁短折曰哀”,大概意思是寿命短、还没来得及有所建树就去世了,还是比较准确的。

政权的丢失在于皇帝能力太强,确实有点像个悖论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阅读